回到主页

克拉黴素和必利勁能同吃嗎,威而鋼吧,吃了威而鋼不做有問題

時間還不回我簡訊,拒絕溝通,過了好久之後,忍不住問他說:「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?」這句話,仍舊沒有即刻回應,讓我忐忑不安地等了3小時之後才回:「Mel,我是妳先生,不是妳爸爸,我也有脾氣,不可能這樣一直讓妳。」當時我嚇了一跳,也被他罕有的重話震撼到恢復理智。畢竟他是個只求解決問題,不求心靈交流的實事求是主義者,他會沉默、打哈哈,會閉嘴、放空、微笑,卻從來未曾講過這樣的話。可也讓我有點不解,我知道他覺得我有點over,但這是什麼回應呀?我當然知道他是我先生、不是我爸爸呀!直到生了女兒,我才理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。因為吳先生寵女兒,簡直到了一種無微不至的地步!只要女兒稍微扁扁嘴、或露出委屈的表情,吳先生就直接舉白旗投降,像是明知道女兒九點該上床睡覺,可是只要女兒們撒嬌地說:「我今天可以不要那麼早睡嗎,please ∼」吳先生就毫無辦法只能點頭說好,即使他也知道早點睡覺對女兒的成長是好的,可是,他就是無法抵抗女兒失落的表情,以至於在家裡,都是我在扮黑臉。當然,父母之中一定要有一個人扮黑臉,我並不介意那個人是我,只是有時忍不住想,這種看到對方稍微失落或傷心,就忍不住想安慰對方、想讓對方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